“阳江话”—是全世界唯一的一种语言

“阳江话是全世界唯一的一种语言。”它虽然使用范围很小,却也以一个独特的语言系统进入我国的汉族语系。在一些权威的汉语著作中,阳江话与吴话、闽话等大语系是相提并论的。阳江话的起源有几种版本,其中一种认为,在古代,打仗都用父子兵、同乡军,以保证同心作战夺取胜利。

    “阳江话是全世界唯一的一种语言。”它虽然使用范围很小,却也以一个独特的语言系统进入我国的汉族语系。在一些权威的汉语著作中,阳江话与吴话、闽话等大语系是相提并论的。阳江话的起源有几种版本,其中一种认为,在古代,打仗都用父子兵、同乡军,以保证同心作战夺取胜利。

曾有一支北方军队驻守在阳江,后来在阳江这块土地上扎根繁衍,世世代代都说他们家乡语言,流传下来。有的人认为这就是阳江话的起源,理由根据是,阳江话里有许多字词的读音和意思都和普通话相似,有的甚至完全一样。这种说法似乎有点道理的,但既然阳江话是从某地传来的,那为什么全国又找不到第二个说阳江话的地方呢?在这些“语言传播部队”来到之前,当地人都不说话了?显然,这种理论是站不住脚的。

比较可靠的说法是,阳江话是阳江古代土著俚族人的古语保留。在古代,阳江大地上聚居着但、俚、僚、瑶等多种民族,他们都有自己的语言。直至岭南大地诞生了赫赫有名的冼夫人,她与中原汉人——驻高凉(今高州)的太守冯宝结婚,“历十余州,述上意,谕诸俚僚,所至皆降”,平定岭南。她主张学习中原先进的文化,促进了民族的团结,至其孙子越国公冯盎逝世的110多年里,冯冼族系一直是阳江的统治力量,对当时阳江的影响很大。

因此,作为冼氏家族统治根据地的高州方言(话),也就成了地方的“官话”。高州话是由中原话融合高州土著语言和俚语演变而成的,所以流行于现在的阳江话也就夹杂着中原话的成分。汉文字的输入,是阳江话融会中原语的重要原因。在当时,俚族没有文字。来自中原的冯氏家族在传入中原语言的同时,也传入了先进的汉文字,阳江人在接受汉文字的同时,也就不可抵抗地接纳了中原的语音和语汇。尽管这些语音和语汇也不可避免地遭到阳江话的同化,但终以它无可替代的先进地位,在阳江话语系中保留一定的成分。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阳江话含有一定分量的中原古音古义的历史原因。

据民俗学家研究,后来僚族与部分俚族演变为黎族,大多数俚族人汉化了,瑶族现在也还有,他们至今均有自己的语言。阳江话明显不像黎语或瑶语,显然是俚语的保留。或许某地还有俚语保留,因未经像阳江话这样有过与中原话结合这一过程,所以也不可能与阳江话相同。一千多年过去了,为什么阳江话依然是自成体系的阳江话,而不被周围声势浩大的粤语(白话)、客家话、普通话同化呢?

阳江东北西三是大山,南面是大海。这天然的屏障把阳江紧密封闭住,古代交通不发达,因而外来人员不会像其他地方那么多,来往也没那么频繁。而且在这块土地上,由于地理和气候的关系,矿产资源丰富,农林渔牧发达,“阳江贵地永无忧”,尽可自给自足。阳江人自信只有他们才是这块土地的主人,外来人只能听他们的,故而在语言上也“唯我独尊”,因此阳江话能够很好地保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