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海钓船文昌沉没 海钓风险高每年有人出事

11月3日凌晨2时30分,深圳南油海钓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所属、在香港注册的总吨位为100吨的深圳木质渔船“海豹3”,在距海南清澜港以东约36海里处遇险沉没。涉事船上共有16人(5名船员,11名随船垂钓游客),目前11人获救,2人死亡,3人失踪。据南海网最新披露船上人员名单显示,其中一名死者张剑东为船上唯一的深圳人。

      海钓属高风险运动,深圳下月实施《海上休闲船舶运营安全管理办法》

  事件回顾

 

  11月3日凌晨2时30分,深圳南油海钓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所属、在香港注册的总吨位为100吨的深圳木质渔船“海豹3”,在距海南清澜港以东约36海里处遇险沉没。涉事船上共有16人(5名船员,11名随船垂钓游客),目前11人获救,2人死亡,3人失踪。据南海网最新披露船上人员名单显示,其中一名死者张剑东为船上唯一的深圳人。

 

 

  据了解,遇险木质渔船10月31日上午9时从清澜港起航前往事故海域进行海钓活动,11月2日晚10时返航,于返航途中机舱起火导致险情。截至昨日发稿时,南海救助局、南海救助第一飞行队、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海警、清澜海上搜救分中心等部门仍在全力搜救失踪人员。

  “这次事故,无论是给船家还是海钓者,都起了一个警示作用。”四十岁出头的深圳骨灰级海钓爱好者阳军,沉痛地对晶报记者说。他说的事故,是指11月3日凌晨在距海南清澜港以东约36海里处遇险沉没的海钓船只“海豹3”。截至记者发稿时,船上16人中除船员外,都是通过朋友介绍过来参与出海垂钓的海钓爱好者,目前有11人获救,2人遇难,3人失联,海上搜救工作仍在继续。其中,参与海钓的死者张剑东为船上唯一的深圳人。据阳军介绍,在深圳,本地海钓网站注册网友达两万多人,每周出海的发烧级钓友则有上千人。但即使如此,这项与高尔夫、马术和网球并列为四大贵族运动的项目,还是鲜为社会所普通关注——如果不是因为突如其来的这场海难。

  海钓初涉者最忌盲目跟风出海,不管你身家多少

  深圳律师阿杜,是刚刚加入海钓的一员——在香港好友的带领下,近年才投身于海钓活动中。

  在他看来,海钓的瘾,有着难以言喻的美。“第一次在渔排上钓鱼,中午吃钓上来的黄脚立,觉得野生鱼实在比餐馆里的好吃太多了,从没吃过这么香的鱼。”

  想起第一次出海——在惠东港口的经历,是让他欲罢不能的海钓生活的开始:“今年过年,香港朋友邀请我一起去(沙巴)。就是先坐飞机去到那儿,然后再坐船出海,大概开6、7个小时吧。”从国内钓到国际,让阿杜最难忘的,还是钓到几斤重的野生东星斑时的心情。

  费用方面,据阿杜介绍,自己出过的几次海,主要的费用是用来租船,“两三个人租一艘小渔船,大概1000多块钱吧(一天)”。

  “他们有讲究的,不同季节去不同海域。”阿杜说,“租船的事情有人负责,都是渔民的船。(船的)条件当然不会太好,但不必担心,危险性较小。因为一般选天气好的时候才去,掌舵的渔民经验丰富,而且同船的很多人都是有几千万身家的,人家都不怕。”

  但在资深海钓者阳军看来,海钓初涉者最忌盲目跟风出海,不管你是有多少身家的人。出生在重庆的阳军,1997年底来到深圳。生长在江边的他,对水有着特殊的感情,五六岁时,他就开始拿着小竹竿钓点小鱼小虾。

  虽然从小熟悉水性,但起初他并不知道海钓这项运动,在一次网上寻找钓鱼最佳地点的过程中,他发现了深圳海钓网站,并迅速联系了钓友,加入了海钓队伍。由于技术出色,如今的他在海钓圈中小有名气。

  当记者拨通阳军电话时,他表示,已经听闻“海豹3”事故——“听说是前天凌晨出的事,在回来的海上,海钓船机房失火,最后导致船沉了,听说已经死亡2人,还有3人失踪。其中有1人来自深圳,还有来自辽宁和陕西的。可以说,这是一次船只事故,与海钓者技术无关。不过,这也提醒深海海钓者,不要盲目跟风出海,还是要选择出海船只,考察船只的新旧情况、设备是否齐全,以及船长船员的资质。”这是这位资深海钓爱好者的一番深刻感受。

  简单搜索一下网络,就会发现有几个较大的海钓网站:中国海钓网、去海钓网、深圳海钓网,深圳海钓网会员共有18517人,中国海钓网的会员则号称有104350人。其中不少钓友都自发形成联盟或组织,甚至在网上招募钓友海钓,费用也都在网站上予以标明,大概在4000元至6000元之间,时间大概是5天。招募信息下方,通常都会有钓友“祝爆”——希望该团满员、顺风顺水、满载而归。

  哪怕漏个烟头在垃圾桶里,都可能危害全船

  海钓到底钓什么?快感?还是寂寞?晶报记者采访了多位资深钓友,了解海钓不为人知的内情。对于记者的疑问,这些不愿意透露自己真实姓名的钓友回答:“只要钓一次,肯定会上瘾!”

  普通市民也许没有时间、没有金钱投入到海钓活动中,但其实,这一小圈子里的钓友们,却对这项活动抱着极大的热情。这群有着充裕时间也不差钱的主儿,敢于冒着甚至危及生命的风险,当然不会仅仅是为了钓几条鱼,而是为了享受其中的自由和乐趣。

  深圳的陈先生就是这么一位。他玩海钓也是机缘巧合,但一入钓门,便一发不可收拾。

  不到两年时间,43岁的陈先生已经基本在中国南海转了个遍。有到海南、湛江的,也有到南海暗礁附近的。其收获也颇丰:你认识的珍稀斑鱼,以及更多不认识的大型鱼类……“南油(南海油田附近)我也去过。不过我们不是从深圳出发的,而是在江门出发,钓友哪里的人都有,但以深圳的居多。”操着一口浓重的湛江口音,陈先生为记者介绍起他参与的这项活动。

  “能参加海钓的,大多都是有经验的,对钓鱼有着比较大的兴趣,身体素质也不错,有经济条件,有空余时间。”他介绍,“主要是以中年男子为主,但女性也越来越多了。”

  陈先生介绍,他们乘坐的前往南油的船大多是木制船只,至今他也只见过有一艘船是铁制的。而在乘船之前,他们会对船及所属公司进行一定的了解,凭自己的经验作个评估。“没听说过有很差的船,就算有,钓友们也不会随便坐,毕竟命得搭在上头。”陈先生表示,因为能去海钓的都有一定经济实力,犯不着省这几个钱而去冒险。

  从江门前往南油钻井平台,需要乘坐18个小时的船,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我第一次坐,也晕船,但是慢慢地就习惯了,有个过程嘛。”到达钻井平台附近之后,他们一般会把船跟平台固定在一起,这样比较安全,船也会比较稳定。“一般来说,在钓的时候是很安全的,如果会有事故,主要是在启程跟返航的路上。”

  对于此次海钓事故的发生,陈先生表示,“在船上,哪怕你扔个烟头在垃圾桶里,都有可能危害全船人的生命。其实危险在哪儿都一样,最重要的,还是自己要有防范意识。”

  一位外号老鱼的资深钓友,每逢周六就去矶钓。他告诉记者,相比较而言,一般海钓的木船危险性较高,船上的救生设备简陋,有的连个灭火器也没有。倘若遇到像大浪、暗礁之类的危险情况,很难确保安全。而据记者调查发现,前往南油的海钓船只,以木船为主。

  海钓属高风险运动,

  每年都有人出事

  海钓是否有危险性?阳军十分肯定地告诉晶报记者,那是一定的。

  在他眼里,一名优秀的海钓手,不仅要具备丰富的海钓知识,还要熟练掌握攀岩、登山、航海、游泳等技能,还要有负重行走的能力,背负重达三四十公斤的海钓装备,要在礁石上连爬带走。特别是夏天海钓,还要忍受高温的煎熬。

  “每个狂热钓友到最后差不多都会变成半个鱼类学家+半个技术控。”他特别给记者介绍,海洋环境的复杂性和鱼类活动的无规律性要求海钓者拥有机敏的反应和决策能力,如判断水深、风向、浮力的大小、潮水的涨退、水流的方向、所钓鱼的种类等。在出海过程中,有经验的钓友,还会打印出潮汐表带在身上,以便根据浪潮的变化来调整策略。

  阳军说,每年海钓都会出事,以矶钓最多,只是鲜为人知。“前年我一个朋友,关系很不错的,去矶钓的时候,因为选的位置不好,被浪卷到礁石下,最后没救过来。去年也有一个朋友出事了。今年也听说有人出事,不过我不认识。”

  海钓监管应加强,出海者最好买短期意外保险

  海南清澜海事局监管处相关人士表示,目前,海南对海钓的监管存在不足:“如果是渔民打渔的船有渔政管,但海钓是个新鲜事物,属于休闲娱乐产业,省里正在考虑出台相关管理政策。”

  当地媒体今年年初曾报道,海钓休闲旅游是我国海洋经济中的朝阳产业,“钱”景无限,然而近些年来海南的海钓却呈萎缩之势。究其原因,最主要的就是海钓处于混乱状态,相关法规空白、规划滞后。

  海钓者反映,海南海钓存在的问题主要包括不够安全、价格不规范、配套休闲娱乐活动缺乏等。

  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有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亦谈到,海南省海钓等休闲渔业发展存在不少问题,对休闲渔业的发展尚未制定明确的法规和制度,休闲渔业的注册登记、产业运行、市场监管、环境保护、治安管理等均无章可循,全省性的休闲渔业管理办法尚未出台。

  记者采访的数位资深钓友均表示,对于海钓,目前并没有法律对其进行监管,他们出门也会多加留意,选择正规的船只和组织公司。但资深钓友阳军告诉晶报记者,深圳有十几艘海钓船专门做海钓者远航的生意,每出海一次时间大概是3-5天,收费不菲,根据时间不同,每人费用在4000-6000元之间。“但是,以深圳海钓者的数量,不足以撑起这么多艘船的运营,所以,每年都会有不少外地人来深圳乘船出海。”

  如何规避深海海钓的风险,除了有关部门加强管理,阳军对海钓者个人给出的建议是,初学者不要盲目跟风,要跟有经验的人一起出海,出海之前考察船只安全情况,以及天气情况,要了解船长有没有经验,船只新旧也要注意。当然,最好再买一份短期意外保险。

  科普

  啥是海钓

  海钓,在欧美发达国家已有上百年的历史,与高尔夫、马术和网球并列为四大贵族运动,也被称为“海上高尔夫”。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有9000万人的钓鱼大军。按保守估计大部分人每年钓鱼一到四次,消费平均约为100元,全年活动总消费可达人民币90亿元。

  海钓分为四类,最简单的就是筏钓和鱼排钓,钓鱼者在近海渔排上垂钓,或是乘竹筏在近海垂钓,两种钓法安全性较高,技术要求相对简单,非常适合初学者。其次是滩钓,就是在沙滩上远投垂钓,需用远投竿、远投轮,技术相对简单,安全性高,相对比较休闲,适合家庭。

  成本较高的是船钓,分为浅海船钓和深海船钓,因需租船出海,花费成本较高,海上有风浪,也存在一定危险性。不过深海船钓可钓到深海鱼。

  难度最大的就是矶钓,就是在海边或海中矶石上垂钓,技术、设备要求最高,情况最复杂,需穿救生衣和专门的矶鞋,一般都是几位钓友协同作战。矶钓是许多资深爱好者的最爱。

  热议

  @到处:利益链条下少了安全,深圳海事局目前会同多部门着手研究对深圳管辖海域船只安全检查工作。这是今年第二起海钓船事故,希望引起大家对海钓安全重视,特别是深海。

  @老杨:这就是我不主张频繁深海钓鱼的原因,组织者是担风险的。估计通过这次事故,南油垂钓要受限制了。

  有网友曝“海豹3”海钓船早该报废?

  据媒体报道,“海豹3”船上一名船员下到船内的轮机舱时,火势已经漫延开,救火已来不及了,只能弃船逃生,不排除机器故障、电线短路或有人乱扔烟头等。在此次事故中获救、正在海南省人民医院接受治疗的伤者林启珍向记者回忆事发经过:“我当时正在船舱熟睡,突然听到有人喊“机舱起火了”,被惊醒时已感到空气很烫了。”林启珍说,“渔船是木质的,火一直烧过来,大家试图进机舱灭火,可是船上找不到水,海水又取不到,没办法只能穿上救生衣弃船跳海逃生。”林启珍指出了“海豹3”存在两个问题:一是机舱没有人值班,船方说是每隔一小时去看一次,如果有人24小时值班,可以及时发现火势并控制住;另一个是救生设备不齐全,救生衣很简陋,也没有救生艇。

  记者发现,有钓友“海风默然”在中国海钓网跟帖中称:“这个海豹号,我真的要说说它,早就有人说这船有问题——低价收购一些报废的船回来改成钓鱼船,为了盈利真是黑透了心,现在有报应了吧。赚钱要取之有道,这种钱赚不得。老板也难逃法律责任啊,说不定要坐牢。”

  晶报记者了解到,深圳南油海钓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称,该公司的船只在“生产间隙开展海钓业务,而且公司在注册时有船舶租赁的业务。”昨日,记者通电中国南海区渔政局了解相关情况时,一位曾长年经办渔船注册业务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海豹3’注册于香港,因此并不了解其是不是渔业船只。”到底该船是休闲用船还是渔业用船,还需有关监管部门核定。

  小贴士:

  海上漂浮如何自保待救

  ●注意:

  落水后要确保情绪稳定,减少身体活动,切勿搜寻岛屿。最好身着救生衣以仰泳姿势漂浮,以保留体力,延长待救时间。

  ●基本救生工具

  盛水容器:由于直饮海水会加快身体脱水速度,因此用以收集雨水的容器是延长生命的首备之物。

  能量棒或压缩饼干:身体浸泡在海水中会渐渐失温,所以高热量、易携带的食品必不可少。

  急救箱或救生包:尽管橙色或红色的救生衣有驱除鲨鱼的功效,但若不慎受伤、出血只怕也会招惹来不友善的掠食生物。当然,及时包扎伤口更多是为了避免伤口感染、恶化。

  ●基本求救工具

  求生信号灯:睡着或昏迷时,可漂浮在水面自动闪烁的信号灯将是夜间标示出待救人员位置的最佳工具。

  求生信号棒:求生信号灯并不适用于白天,所以无论是夜晚还是白日,放射烟火的信号棒是最实用的。晶报记者王子键钱擎商笑野/文成江/图(见习记者黎明骐对此稿亦有贡献)


深圳海钓船文昌沉没 海钓风险高每年有人出事 钓鱼杂谈 1w+ 0 9
2014-11-05 来源:eisk.cn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