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雅韶十八座

现代的石屎森林再无美感可言,恰恰说明了这个浮躁的年代,人们严重欠缺悠闲和从容这样的珍贵生活品质。与此同时,更可怕的是,我们不懂得保存和爱护有价值的旧建筑。但愿民间和政府能携手合力,保护这些绝对无法重现的古老建筑。当然,我们不要求重建----重建就完全灭了历史特有的气质,是最愚蠢的行为,我们只须做好保护,不再加以破坏。

现代的石屎森林再无美感可言,恰恰说明了这个浮躁的年代,人们严重欠缺悠闲和从容这样的珍贵生活品质。

与此同时,更可怕的是,我们不懂得保存和爱护有价值的旧建筑。

但愿民间和政府能携手合力,保护这些绝对无法重现的古老建筑。

当然,我们不要求重建----重建就完全灭了历史特有的气质,是最愚蠢的行为,

我们只须做好保护,不再加以破坏。

这是广东省阳江市阳东县雅韶镇的一条老村,叫西元村,又名十八座。建于清朝乾隆年间。

此建筑有一特点,就是屋顶似镬(huo,念四声,当地方言,指锅)耳,故名镬耳屋。

我是昨天,10月2号来此探访的,此前博友藤子已于七月来过此,小妞做足功夫,

“访问”了应访的人,对很多细节了解得清楚。

例如此镬耳有防火的功能,若某间屋着火了,不会殃及邻居。

(为什么有此功能?我可想不通了,嘿嘿。)

这是2009年春重建的西园门楼,不怎么气派,想来是资金的问题,但是至少有人重视,是个好消息吧?

 

门楼内有一石碑,内容是:

 

 重建西园大门楼牌记

神州百年沧桑逢盛世,西园青砖红瓦古风存。古建奇观先祖留迹,数典念祖合力铸辉煌。

西园十八座,乃先祖谭谓公建于清朝乾隆年间,后祠堂、大门楼被拆毁五十年之久。

今谭羲德、谭仁德、谭勇德、谭英、谭雄合家出资万元兴建,重振古寸雄风,再添和谐奋发新风彩。

                                                                                                                                                         公元二00九年春

西园村又名十八座,这个名字较为出名,此名如何得来?又有段古(故事)了。

嘻嘻,看我懒得...,下面这段文字就来自于藤子的博客:

 

  韶光逆流,我坐在朱公家门口的竹椅上,倾听他们讲述西园“十八座”镬耳屋的历史故事。

距今约260多年前,西园村有个叫谭谓的人,家有三兄弟,其大哥二哥,一个擅文一个熟武,小弟谭谓则擅长做生意。

他做的是牛贩生意。据说当时别的牛贩的牛发牛瘟,很多牛都病死了,生意自然是亏本的。谭谓的牛也发过牛瘟,但他把牛赶到下面的长塘浸过之后,牛就奇迹般好了,因此在那个时候赚了不少钱。

赚了钱之后他想建房子,于是和他的伙计去城里的沿江路买建房的木材。由于谭谓是个不修边幅的人,且没有老板的架子,当他向木材店的老板询价时,

木材老板扫了他几眼说:“那个木材很贵的,你买不起的。你旁边的那位老板才有可能买得起。”

木材老板所指的“你旁边的那位老板”,就是谭谓的伙计。伙计比老板穿得光鲜,难怪木材老板以貌取人了。

谭谓没有说“他是伙计我才是老板”,而是说:“要是我买得起呢?”

木材老板说:“你买得起的话,我就买一送一,你整(阳江方言,建的意思)一座屋我送你一座屋。”

谭谓:“此话当真?”

木材老板:“牙齿当金使。”

谭谓:“好。”

谭谓差使他的伙计回家取钱,一下子买了九座屋的木材,木材老板也真的兑现了诺言送了谭公九座屋。这就是“十八座”的由来。因每座屋的屋顶有高耸的形似镬耳的构造,故“十八座”又叫镬耳屋。镬者锅也,镬耳,即为锅耳。

小巷深深,深几许?青砖铺就的巷道,生出青苔来,细诉了当时的富足和现在的破败。

在巷子没见到什么人,只见到一个阿叔,他问我拍照干吗,是不是研究文物古迹的,嘿嘿。

石阶细部

每条巷子的巷口,都有这样的三条石阶,两边下面有垛口,是不是为排水?

仍在村里居住的人寥寥无几,老人是占多数的。坐在门前的阿婆。

门前青砖缝长出的野草,告诉我们,主人一家久不居此地。

 看看麽托车和鸡们,可获知这是仍住人的房子。

能看到一个儿童都是叫我高兴的事,人气啊,否则真成了一条空村了。

雕刻的门楣,那个富起来后注重艺术细节的,为人类的文明添砖加瓦的时代.....

 

这个门楣最朴素。

 

门楣,木雕花。

 

门楣和屋檐。

 

屋顶墙上的灰雕花

 细瞧,图案与上一张并不同。

 

墙顶灰雕花,画的是什么?

 墙顶灰雕花

 

   门边上挂香烛的木笼?

 门楣木雕花,细部。

 

每家每户门前皆有石凳.....想象着当时繁华时聚在一起聊天的妇女, 时光逝水...

最后一条巷子,杂草丛生....

真正的空屋,满是历史的灰尘......

 

 对联,狗儿,公鸡,乡村的生活气息......

不知为什么,藤子在此遇到的狗儿会吠她,我也遇到不少狗,但是它们好象很羞怯,见到我要么回头跑了,

要么贴着墙根轻步走着.....离我远远的。

 站在巷头,看着整条巷子,那种荒凉与寥落,让我想起阳西的大洲村.....

也许,这才是历史的真正气息........

藤子说,《中国最美的100风情小镇》,里面,恰巧有一篇镬耳屋的介绍,

广东三水大旗头古村,它的历史不过百年,雅韶“十八座”比它老多了,却是“养在深闺人未识”。

 

已是正午,有些不舍地回头望了望蓝天中的屋顶,我踏上归途.......



阳江雅韶十八座 阳江风景 1w+ 0 227
无聊文 2014-12-05 来源:eisk.cn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