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未解之谜:史前秘鲁纳斯卡线条从何而来(上)?

纳斯卡线条(NazcaLines)是位于纳斯卡沙漠上的巨大地面图形,纳斯卡沙漠是一座高度干燥延伸53英里(多于80公里)的高原,在秘鲁的纳斯卡镇与帕尔帕市之间。在1939年由美国考古学家保罗·柯索发现。虽然有些地方的人体石刻是以帕拉卡作为主题,但是学者认为纳斯卡巨画是纳斯卡文明于400年至650年所创造。有数以百计的个别图形,出自简单的线条,以复杂排列构成鱼类、螺旋形、藻类、兀鹫、蜘蛛、花、鬣蜥、鹭、手、树木、蜂鸟、猴子和蜥蜴。

  纳斯卡线条(NazcaLines)是位于纳斯卡沙漠上的巨大地面图形,纳斯卡沙漠是一座高度干燥延伸53英里(多于80公里)的高原,在秘鲁的纳斯卡镇与帕尔帕市之间。在1939年由美国考古学家保罗·柯索发现。虽然有些地方的人体石刻是以帕拉卡作为主题,但是学者认为纳斯卡巨画是纳斯卡文明于400年至650年所创造。有数以百计的个别图形,出自简单的线条,以复杂排列构成鱼类、螺旋形、藻类、兀鹫、蜘蛛、花、鬣蜥、鹭、手、树木、蜂鸟、猴子和蜥蜴。


  
  除了从天空以外,纳斯卡线条无法被认定成一致的图形。自假设纳斯卡人未能从这个有利位置看见他们的作品以来,已经有许多关于建造者能力和行动方式的推测,推估这些图案可能在安地斯山的祈雨仪式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如果乘飞机从秘鲁南部的“纳斯卡荒原”经过并从高空向下俯瞰,你将会惊异地发现,荒原上镶刻着一幅幅绵亘无垠的奇异巨型图画。这些雕刻精美的史前巨画从何而来?它包含着什么寓意?

  南美是一个用谜铺就的大陆,各种各样的神秘建筑物和远古文明的遗迹随处可见。南美西南部的秘鲁更是一个谜团丛生的国家。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建筑艺术中仍存在着许多尚
待解开的谜团,例如惊人的萨克塞瓦曼遗址、奥亚坦布城堡以及长方形的欧兰太坦城堡……与之相比,“纳斯卡荒原”上的史前巨画更是一个难解之谜,它吸引了世界各地无数科学家们的极大关注,目前有关它的争论仍在继续。

  “纳斯卡荒原”位于秘鲁西南沿海伊卡省的东南部,面积约250平方公里。在这片辽阔的原野上,有着多处令人难以理解的奇迹。1938年,一位秘鲁飞行员飞经安第斯山脉上空,无意间朝地面看了一眼。令他吃惊不已的是,平时看似无奇的地表线条,竟然变成一幅幅巨大的图案。这位飞行员后来这样描述见到的景象:这些巨画的每一根线条都是把荒原表面的细砾石挖开而成,其中一些“沟槽”所组成的线条,构成三角形、长方形、梯形、平行四边形和螺旋形之类的几何图案。有的是带有装饰风格的动物图形,有些纵横交错的线条很像今天飞机场的跑道和标志性的图案,由这一巨画所显示出来的跑道宽窄和长短不一,有的长达5公里,有的1公里左右,都很笔直,并且转角和交叉处都棱角分明。这位飞行员将其所见公布于世后,在当时并未引起多大的反响,直到1939年纽约长岛大学的保罗·科孛克博士在纳斯卡荒原再次发现这一巨型图画后,这一奇迹才引起世人的极大关注。

  

秘鲁纳斯卡平原上的巨画鸟瞰图

  1939年,保罗·科孛克博士为了完成其关于古代引水系统的博士论文,决定驾驶自己的运动飞机沿古代引水系统的路线进行一次考察。当飞越干涸的纳斯卡荒原上空时,地面一幅巨型图画吸引了他的视线:在广袤的纳斯卡荒原上,竟然存在一幅巨大而神奇的、好像是平行的跑道似的直线图画!科孛克博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驾机折返,再次对这些巨大的图形作了仔细观察。不错,确实是平行的跑道!面对这一巨大发现,科孛克博士激动不已,他后来惊叹地说:“我发现了世界上最大的天文书籍”。

  科孛克博士重大发现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在美国同仁中传开了。不到一个星期,这个惊人的发现就在世界各地引起巨大的反响。随后,世界各地的考古学家、天文学家、地质学家、化学家以及人类学家鱼贯进入南美大陆,纷纷奔赴“纳斯卡荒原”这一不久前还是鲜为人知的渺无人烟之地。1945年以后,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各种学科的研究重新繁荣起来,南美这一奇怪巨画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1952年,国际考古学界和天文学界决定联手对纳斯卡荒原巨画进行一次大规模的考察。

  

德国天文学家玛丽亚·赖希小姐是这次大规模考察活动的成员。自从被这些神秘的图案所吸引后,她就再也不愿离开这块土地,并为此付出了毕生的精力。她从这片平原上认出了数百个三角形、四角形或平行的跑道。那些巨大的交织排列成的直线,有时彼此平行,有时呈文字形。在这些纵横交错的直线中,她还发现有很多又长又宽的条纹横贯其间,有的像道路,有的像方格、圆圈、螺纹,还有许多不可名状的东西像是某些植物,只不过植物的具体形态也被“画家”省略了,只剩下简练的线条。在一本书中,她曾这样描绘这一巨型图画:“在方圆50平方公里内,各种各样的线条纵横其间,勾画出巨大的鸟兽和各种准确的几何图形,从高空看,这一巨画就好像是用巨人的手指画出来的。”

  

纳斯卡荒原上的这幅巨图除了有无数笔直的宽广线条之外,更令人吃惊的是还有许多动植物图案,例如飞鸟、猴子、蜘蛛、不明植物,甚至鲸鱼等。在这些千奇百怪的图案中,有一幅著名的蜘蛛图。这只50码长的蜘蛛,以一条单线砌成,是纳斯卡荒原上最动人的动物寓意图形之一。赖希小姐认为,这幅图很可能是某个特权阶层的图腾,也许他们是在某个特定的节日制作了这个图形,而图形中的蜘蛛很可能与预卜未来的仪式有关,但也可能是纳斯卡人崇拜的星座之一。此外还有一幅名字叫鸟图的图案,在纳斯卡荒原上共砌着18个这种鸟图。这种鸟图尺寸非常巨大,长30~40码不等。一条三又十分之七英里的太阳准线,穿过这幅宏大的鸟图中140码长的翼展。同时,在纳斯卡出土的部分陶器上也发现有类似的鸟。更奇怪的是,在皮斯科海湾附近一座光秃秃的山脊上,刻着一个巨大的三叉戟图案。那个时代的印第安人从未见过三叉戟图。这又是怎么回事?

  纳斯卡荒原上的巨画里,由宽广的线条组成的几何图形更激起科学家们无尽的迷惑。首先,巨画中的那些宽广的线条是用什么做成的呢?它是怎样设计出来的?考古学家们在实地考察后,发现这些由线条构成的图案确实是由深褐色表土下显露出来的一层浅色卵石造就的,与秘鲁飞行员的描述相差无几。这些图案是将地表褐色岩层刮掉3—4公分,露出浅色岩层而形成的,线条平均宽度10—20公分,有的线条甚至宽达10公尺。纳斯卡平原的降雨量很少,每年最多只下半小时雨,有人估计,这里也许已有一万年没有正式下过大雨。正是由于这一特殊条件,荒原上的那些神秘图形才能历时1500余年而依然完整无损。据考察队的专家计算,每砌成一条线条,就需要搬运几吨重的小石头,而图案线条中那精确无误的位置又决定了制作者必须依照精心计算好的设计图才能进行,并复制成原来的图样。而当时的纳斯卡居民尚处于原始社会,那么这些巨画是怎样制作出来的呢?赖希小姐认为,古代居民可以先用设计图制作模型,然后把模型分成若干部分,最后按比例把各部分复制在地面上。另一些人认为,这些巨画是按照空中的投影在地面上制作的。这样解释虽能比较直截了当地解决设计和计算的困难,但却引出更多的问题。古代纳斯卡人不可能掌握飞行技术,那么,是谁在空中进行投影呢?另外,对巨画制作方法的不同解释,也是与对巨画作用的不同理解联系在一起的,而这恰恰是令全世界考古学家都困惑的难题。有人说,纳斯卡平原的直线可能与某种天文历法有关,因为这些图形中有几条直线极其准确地指向黄道上的夏至点与秋至点。也有人说,图案中某些动植物图形是某些星座变形的复制品,某些长短不一、形状各异的线条则是星辰运行的轨道。

 

 纳斯卡平原地处秘鲁西南部,地理环境极其恶劣,贫瘠而又荒凉,故此才有“纳斯卡荒原”之称。美国航天总署也为这里的恶劣生态环境而震惊,感到它与火星上的环境有些类似,曾一度专门派人研究这个地区,想用它来进行火星生命能否生存的实验。同时,纳斯卡平原上的土著居民的社会发展程度也非常低下,有些领域至今还停留在石器时代。但是,这幅巨画却表现出高度的设计、测量和计算能力,同时也显示出建造者对几何图形的极高的认识程度。这些都与纳斯卡平原现有的社会发展水平形成强烈的反差。可以设想,土著居民不可
能是这些杰作的创造者!于是,西方不少天文学家推测“纳斯卡荒原”在古代很可能曾经是“外星人”设在地球上的一个宇宙航空港,扇形场地很可能是一个宇宙机场,而巨画里的各种神秘的图案可能是远古时代迎接外星人飞碟着陆的导航标记。他们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根据美国航天飞机拍下的图片,在百万米高的太空中即可看到纳斯卡巨画的线条,而只有从300米以上高空才能看清这些巨画的全貌,因此,巨画只能是为从空中向下观看它的人绘制的。而在遥远的古代,有谁能从高空或太空中观看这些巨画呢?显而易见,只有外星人才有这种能力和必要。另外,迎接外星人飞碟着陆的各种导航标记不只该幅巨画中有,而且在秘鲁的其他地方也发现不少。例如秘鲁喀喀湖的太阳门上刻有一个喷气式飞机的航标,该航标在空中清晰可见。在秘鲁首都利马南部皮斯科港上有一个高达250米的红色岩壁,该岩壁上雕有一个巨大的三叉戟符号,该符号很可能是导引某种空中飞行物着陆的。因此,以《众神之车》的作者冯·丹尼肯为代表的一些人认为:“这幅巨画是天外来客光临地球时在他们的降临地建起的跑道,并且,从这幅巨画中我们可以看出,‘跑道’有着明显的起始点和终止点”。但也有人指出,从现代航天技术看,航天飞机是不需要跑道的。

  

与天文学家的观点相反,民俗学家则认为这幅巨画是古代印加文明中著名的印加路,是古代印加人用来计算天文历法的。梅森教授是一位研究秘鲁古俗的专家,他怀疑这幅巨画是宗教上所使用的某种标志,也许可能是一件古代的历法。但是依照考察队的专家利用碳14对图案中镶嵌的陶瓷碎片进行测量的结果,这些碎片的年代至少是在纪元前350年到纪元后600年间,也就是说,纳斯卡图案的历史至少已超过千年。而古代印加文明是从公元1200年才开始发展起来的,这一事实使民俗学家的观点不攻自破。在当地土著居民的传说中,这幅巨画被认为是由半人半神的“维拉科查人”所遗留下来的作品。总之,关于南美史前巨画的来源及其用途真可谓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迄今尚未有哪一种解释可以给这些巨画作一个圆满的回答。

 

 令人奇怪的是,诸如秘鲁“纳斯卡荒原”上的这一史前奇迹不仅南美有,而且北美也有。1943年,美国一名飞行员从印第安纳州出发准备飞向加利福尼亚执行一项秘密任务,当他快要飞到加利福尼亚时,发现地面有一巨人,驶近一看,才发现不是巨人,而是一幅长达30多米的人形图案。他抑制住内心的惊讶,驾驶飞机继续往前飞去,很快,他又发现了一幅巨大的动物图案,看起来很像一只狗或一匹马。为此,美国洛杉矶博物馆立即派德维尔率领一支考察队前往考察。考察队很快在目的地发现了三组巨型图案。其中最突出的是一幅人形的巨型石刻,长30米,宽5米。在此之前,竟无人发现这些巨型图案,而此地并非荒漠地带,附近常有居民出入。为何就没有人发现呢?这些图案究竟出自谁人之手?它们标志着什么?经过反复调查,考察队并未发现任何有启发性的线索,但他们肯定这三幅巨型图案是史前时期遗留下来的作品。与“纳斯卡荒原”的神秘巨型图案相比,北美这一奇迹的规模要小得多,但风格极为相似,体现出了某种共同的一致性。

 

 南北美的史前人类创造出来的这些向天空展示的作品,是在炫耀自己的才干?还是在呼唤某种生灵的再次光临?抑或其他?对此,我们还无法作出解释。我们相信,在科学家们的不懈努力下,南北美史前巨画的谜底终有一天将会大白于天下。

 

 

在20世纪中叶,人类考古工作的一次重大发现,是在秘鲁伊卡省纳斯卡小镇。考古队员们在这座荒凉的边陲小镇,发现了方圆百里的土地上遍布纵横交错、形状各异的深沟,这些深沟显然是经过人工精心构造而成。
  
  身居其中,看不出这些变幻莫测的沟寓意着什么。当考古队员坐上飞机在空中做一次观察时,顿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那些沟其实是一个个几何图形,一个个动物图案、植物图案。这些形象生动、错落有致的图案,构成一幅蔚为壮观的图画。这庞大的地画使人一饱眼福。巨鹰、三角形、四角形、螺线、章鱼等络绎不绝。海洋生物怎么会出现在纳斯卡高原上的呢?当地一位女教师在二战期间,不断地清理着纳斯卡高原上的地画。由于她的辛勤努力,长达80米的卷尾毛猴、46米大小的蜘蛛、长有人手的180米大小的蜥蜴,以及鱼、穿山甲、蚂蚁等都被发现了。这位女教师还发现,完全相同的动物画,如同用图章盖的一样,每隔几十公里就出现一批。同时,她还发现了比这些动物大数十倍的人物画。其中的一个人物高达620米,躯干挺直,双手叉在肋下;一幅人物画没有脑袋,确有六个手指,等等。


  
  几十年前的一天,一位飞行员来到秘鲁首都利马的民族学博物馆,声称在秘鲁的安第斯山一带纳斯卡高原的沙漠上,发现了古代印第安人的“运河”。博物馆馆长闻听这个消息后,不禁大吃一一惊。因为纳斯卡高原是地球上最干燥的地区之一,在这几乎被骄阳烧焦了的地区,有时连续好几年滴水不降。为了证实自己所说的话,飞行员拿出一张地图让众人观看。这张图上用铅笔勾抹着一些奇怪的线条。遗憾的是,馆长在飞行员离去之后,立即将这张地图放进了古文书保管所,随后很快将此事忘记得一干二净。因为他无法相信印第安人会开渠灌溉300平方公里的沙漠。


  
  几年过去了,这张标有奇怪“运河”的地图辗转到了历史学家鲍尔.科逊克手里。这位古印第安文化研究的专家,聚精会神地观察着标在地图上的交错线条。在“运河”周围的三角地带,有几条曲线,看去好像是一幅画,画着海神尼普顿所持的叉子。它果真是运河吗?或许它是旧时的公路遗址,或是大自然风化侵蚀的痕迹吧?
  
  冒着烈日,科逊克率领一支考察队来到了纳斯卡高原。他们在黑褐色的高原上,发现了十分清晰的“白带”。不过,把它称做运河,未免过分地夸大其辞了。河床顶多深15到20厘米左右,而且在平坦的原野上,水也不会在这样的运河里安然流淌。倒不如将这些“白带”称做沟更为贴切些。有的沟形状奇特,沿途弯曲曲;有的沟则笔直,长达1.5到2公里。考察队员们在思考,这一片大沙漠,窨画的是什么呢?
  


  这支考察队很快进行了一个有趣的实验:他们手拿指南针,一面沿着弯曲的沟行走,一面在地图上记下沟的方位与形状。一段时间过后,沟的形状和方位图完成了。令人惊异的是,这是一只喙部突出的巨鹰图。鹰尾与一条长约1.7公里的笔直的沟相连。
  
  这样,纳斯卡高原沙漠向考古学家们展现了它谜宫的一角。然而,为什么要画这只巨鹰?又是谁画的呢?
  
  这幅巨鹰图是怎样画出来的呢?而且,他们是怎样确定线条方向,又是怎样准确地制定鹰身各部位的比例的呢?当时他们用了什么样的测量仪器?
  

  接着,他们又发现一些奇异图案:植物的画和巨大的人工平行线。随后,考古学家们登上飞机,想在500米高空欣赏一下纳斯卡高原上的杰作。可奇怪的是,他们却一点都看不见地上的沟和画。纵然使用望远镜观察,看到的也只是黑褐色的地表。科学家们大惑不解,不明就里。谁知当飞机在纳斯卡高原上空缓缓盘旋至一定的角度时,竟然看见了熟悉的地上画。只见数千条线朝向不同的方向,形成一组奇妙的图画,组成三角形、四边形、螺线等多种几何图形。令人称奇的是,其中还有一幅张着8条弯弯曲曲触角的章鱼图!飞机再次盘旋,地上的画又消失了。
  
  对纳斯卡高原上画的研究,虽因二次大战暂时中断了一阵,但随后进行的研究,却给我们提出了更多的难解之谜。
  
  更让人费解的是许多沟。它们由南向北,十分精确,误差不超过一度。史料中没有南美居民持有指南针的记载,而且在南半球又看不到北极星,在这样的条件下,画家怎么能画得这般精确的呢?许多圆和螺线也费人猜测。
  


  后来,科逊克与这位女教师两人一起入神地观察,他们在30多年前发现的巨鹰图,那一天恰好是冬至。突然,科逊克发现沉没在远方地平线的太阳光线,和与巨鹰喙相连的那条笔直的沟正好重合。在6个月后夏至的那一天,他又一次发现西沉的太阳光线和这条沟重合。这一惊人的发现,使科逊克第一次发表了纳斯卡高原的地上画可能是巨大的天文学启蒙书这一设想。也就是说,纳斯卡高原上的沟,起着天文历的作用。
  
  科逊克等人把纳斯卡高原平面图和星相图进行对照,发现了地上画标明有整个四季的天文变化。有的标记,表示月亮升起的地点,有的指出最明亮的星的位置。在这部“天文历”上,太阳系的各大行星,都被标上了各自的线和三角形。通过形状,可以在地面画中找到点缀在南半球空中的众多星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