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巴胺(化学物质)

多巴胺(C6H3(OH)2-CH2-CH2-NH2) 由脑内分泌,可影响一个人的情绪。 它正式的化学名称为4-(2-乙胺基)苯-1,2-二酚。Arvid Carlsson确定多巴胺为脑内信息传递者的角色使他赢得了2000年诺贝尔医学奖。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导物质,用来帮助细胞传送脉冲的化学物质。这种脑内分泌主要负责大脑的情欲,感觉,将兴奋及开心的信息传递,也与上瘾有关。

       多巴胺(C6H3(OH)2-CH2-CH2-NH2) 由脑内分泌,可影响一个人的情绪。 它正式的化学名称为4-(2-乙胺基)苯-1,2-二酚。Arvid Carlsson确定多巴胺为脑内信息传递者的角色使他赢得了2000年诺贝尔医学奖。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导物质,用来帮助细胞传送脉冲的化学物质。这种脑内分泌主要负责大脑的情欲,感觉,将兴奋及开心的信息传递,也与上瘾有关。

中文名:4-(2-乙胺基)苯-1,2-二酚
英文名:Dopamine
化学式:C6H3(OH)2-CH2-CH2-NH2
中文缩写:多巴胺
外语缩写:DA
汉语拼音:duō bā àn

基本信息

英文名4-(2-aminoethyl)benzene-1,2-diol
中文名 4-(2-乙胺基)苯-1,2-二酚
其它名称2-(3,4-dihydroxyphenyl)ethylamine;3,4-dihydroxyphenethylamine;3-hydroxytyramine;DA;IntropinRevivan;Oxytyramine  多巴胺
识别CAS号51-61-6PubChem681SMILESC1=CC(=C(C=C1CCN)O)O
性质化学式C8H11NO2
摩尔质量153.178gmol-1
熔点128°C(401K)
在水中的溶解度60.0g/100ml(°C),solid
类别同盐酸多巴胺。
规格2ml:20mg
贮藏遮光,密闭保存。


简介

       爱情其实就是因为相关的人和事物促使脑里产生大量多巴胺导致的结果。吸烟和吸毒都可以增加多巴胺的分泌,使上瘾者感到开心及兴奋。根据研究所得,多巴胺能够治疗抑郁症;而多巴胺不足则会令人失去控制肌肉的能力,严重会令病人的手脚不自主地震动或导致帕金森氏症。2012年有科学家研究出多巴胺可以有助进一步医治帕金森症。治疗方法在于恢复脑内多巴胺的水准及控制病情。德国研究人员称,多巴胺有助于提高记忆力,这一发现或有助于阿尔茨海默氏症的治疗。
       多巴胺最常被使用的形式为盐酸盐,为白色或类白色有光泽的结晶。无臭,味微苦。露置空气中及遇光色渐变深。在水中易溶,在无水乙醇中微溶,在氯仿或乙醚中极微溶解。熔点243℃-249℃(分解)。
多巴胺也是大脑的"奖赏中心",又称多巴胺系统。


多巴胺与爱情

让人旧情难忘
       热恋是美妙的,分手是痛苦的,但却都是幸福的。不过不幸的是,热恋之后的单身男女似乎总难再找到那曾有的激情和心仪的对象。为什么会这样,美国科学家通过研究田鼠揭开了其中的奥秘。
       田鼠是实行终身一夫一妻制的“性情动物”。据英国《卫报》12月5日报道,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学者专门对这种动物进行了跟踪,研究它们的大脑和行为,分析它们的爱情产生与消亡过程,结果学者们结合二者后发现,当雄田鼠和雌田鼠交配以后,雄田鼠就会一生一世忠于雌田鼠,每当这个时候,雄田鼠的大脑就会释放出大量多巴胺———一种名为“感觉良好”的化学物质。
       研究带头人布兰登·阿拉戈纳将这种多巴胺戏称为“爱情的毒药”。当他们把这种化学物质注射到从来没有交配过的雄田鼠的大脑里时,发现这些小家伙马上放弃了对其他雌田鼠的追求。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这种多巴胺会改变田鼠大脑某一区域上的“沟渠”,这个区域为许多动物所拥有,包括人类。当已经有伴侣或曾有过伴侣的雄田鼠再次结识一个新异性时,它大脑里的这个区域就会发生剧烈变化,尽管这个时候雄田鼠大脑也会产生“爱情的毒药”这种化学物质,但是此时,该化学物质就会被已经改变的“沟渠”导向另一个神经元,导致雄田鼠无法对新异性燃起曾有的激情,遂变得冷淡起来。

       阿拉戈纳认为,虽然田鼠的爱情生活和人类的不一样,但是作用原理是共通的。也就是说,人类总是旧情难忘,实际上是多巴胺作用的结果。


多巴胺爱情过程

  何为激素?

  激素(Hormone)也音译作荷尔蒙或贺尔蒙,在希腊文原意为“兴奋活动”,是由内分泌腺或细胞产生的化学物质,随着血液输送到全身,通过调节各种组织细胞的代谢活动来影响人体的生理活动。激素在人体内的量虽然不多,它对机体的新陈代谢、生长发育、繁殖、神经信号传导等起重要的调节和控制作用。

  放电期

  当人们经历爱情放电期时,身体会分泌一种激素,叫做苯基乙胺(phenylethylamine),简称PEA。

  无论是一见钟情,或者日久生情,只要让头脑中产生足够多的PEA,那么爱情也就随之降临了,俗话说那种“来电”的感觉就是PEA的杰作。有趣的是当人遇到危险的时候或是紧张的情绪也能够使PEA的分泌水平提高。换句话说,人处在危险的时候,产生爱情的可能性反会提升,这就是为什么情侣喜欢结伴看鬼片了!

  恋人之间通过送巧克力来表达爱意,而巧克力确实也是最佳的爱情食物,它的PEA含量是所有食物中最多的一种。所以,送爱人巧克力是有科学道理的。

  爱意影响判断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神经美学教授泽米尔·扎基设计一项实验,给志愿者观看他们爱人或“仇人”的照片,然后借助磁共振成像仪器扫描他们的脑部。结果 显示,观看爱人照片时,研究对象大脑中负责判断和推理的前额叶皮层活跃度降低。这意味着他们对对方不再怀疑或持批评态度。而观看“仇人”照片时,大脑前额 叶皮层变得活跃。

  英国《每日邮报》援引扎基的话报道,“当你看到热爱对象时,固然大脑的某些区域变得活跃,但一个更大区域变得不活跃”,不过,恋爱中的人依然能够作出生活中的大多数决策,比如达成一项交易或是换一家抵押机构。

  热恋期

  当人们经历爱情热恋期时,身体会分泌另外一种激素——多巴胺(dopamine),给人甜蜜、幸福的感觉。

  多巴胺对我们的身心健康有着重要的作用,同时还跟愉悦和满足感有关,当我们经历新鲜、刺激或具有挑战性的事情时,大脑中就会分泌多巴胺。在多巴胺的作用下,我们会感觉到爱的幸福感。

  多巴胺为爱情带来的“激情”,会给人们一种错觉,以为爱可以永久狂热。当你头脑中充满着这种激素的时候,也正是你意乱情迷的时候。

  恋爱就像吸毒

  研究还显示,恋爱中的人大脑中多巴胺处于较高水平,而血清素分泌减少。

  多巴胺是大脑分泌的“奖赏”化学物质。人在获得奖赏时,多巴胺水平快速升高,随后迅速回落。先前研究显示,毒品同样会让大脑释放多巴胺,传递出兴奋和开心的信号。

  血清素是人体产生的一种神经传递素,即神经之间传递信息的渠道,会影响人的食欲、内驱力和情绪。另一个因恋爱发生变化的激素是肾上腺素。也就是说,恋爱中的人盼望见到恋人的心情类似瘾君子对毒品的渴求。

  坠入爱河难控制

  心理学者则关注为何爱情有时会让人变得控制欲增强。

  临床英国心理学家、作家戴维·尼亚斯重点研究跟踪狂现象,认为这种行为虽然极端,但从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人坠入爱河时为何会做出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

  “对跟踪狂而言,爱情如同滚雪球般增大。它演变成一种精神紊乱,导致人妄想,”他说,“可悲的是,我们对引起这种情况的原因还知之甚少。”

  尼亚斯认为,如果这种人能够得到改变思维方式的训练,那么可以摆脱强迫症,并为自己的行为举止感到惊讶。

  但很不幸的是,在人体内多巴胺不可能永远处在这个较高的水平上,人体的自我调节能力很强,总是试图将人体的状态调整回正常状况。一旦多巴胺减少甚至消失, 人也就从这样的迷醉状态中恢复过来,或者就像我们常说的那样,失去了爱的感觉。视个体和环境的差别,一般来说,多巴胺的浓度高峰可以持续6个月到4年 左右的时间,平均不到30个月(约两年半)。随着多巴胺的减少和消失,激情也由此变为平静。

  失恋期

  失恋几乎是人类所能忍受的痛苦极限。为什么当浪漫关系出现问题时,人们会感觉痛苦异常?人类学家海伦-费舍尔说,这可以在你大脑的神经网络和进化学方面找到依据。失恋者通常有“被你抛弃,我却更爱你”的痛苦。研究人员认为,随着爱慕对象的离去,大脑网络活动的增强和大脑分泌的化学物质的增加会使失恋者产生更强烈的感情。

  精神病学家把失恋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抗议”,第二阶段“放弃/绝望”。在抗议阶段,被遗弃的恋人为了让对方回心转意,自己会变得痴痴迷迷,他们苦思冥想自己出了问题、以及如何找办法来重燃爱火。这时不停地打电话、发电子邮件和写信,一再地拜访两人共同的朋友等行为就成了常事,而这些行为越激烈,被遗弃者有时对恋人的爱情反而越强烈。这种情况被研究人员称为“挫折吸引力”。


  精神病学家认为,失恋的“挫折吸引力”与多巴胺(一种控制肌肉运动、并让人产生满足感的化学物质)有关。研究表明,在浪漫关系的早期,产生多巴胺的系统被激活。在抗议阶段,多巴胺的活动也增加,使得遭到拒绝的恋人感觉到更为强烈的激情。

  婚姻期

  当人们步入婚姻的殿堂后,身体会分泌内啡肽(endorphin),给人温馨,安逸的感觉。

  在轰轰烈烈地爱过之后,随着多巴胺的浓度下降,我们需要另外一种爱情物质——内啡呔来填补激情,让人产生对稳定关系的依恋、温暖、安逸、平静感觉。

  如果说苯基乙胺的效果类似于摇头丸,则内啡肽的效果类似于吗啡。所以,多巴胺被称之为“爱情物质”,而内啡肽被称之为“婚姻物质”。

 


激发感情
       科学家用多巴胺来解释爱情。这就像经济学家用交易成本、配偶专有资本,咨询师用经营、技巧这些冰冷的专业词汇来击碎我们对爱的顶礼膜拜一样,让人感觉失望。
       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导物质,不仅能左右人们的行为,还参与情爱过程,激发人对异性情感的产生。
       大脑中心——丘脑是人的情爱中心,其间贮藏着丘比特之箭——多种神经递质,也称为恋爱兴奋剂,包括多巴胺,肾上腺素等。当一对男女一见钟情或经过多次了解产生爱慕之情时,丘脑中的多巴胺等神经递质就源源不断地分泌,势不可挡地汹涌而出。于是,我们就有了爱的感觉。
       在多巴胺的作用下,我们感觉爱的幸福。人们品尝巧克力时或瘾君子们在“腾云驾雾”时,所体验到的那种满足感,都是同样的机制在发生作用。幸好,我们的大脑能够区别彼此之间的不同。多巴胺好像一把能打开许多锁的万能钥匙,根据所处情景不同,在体内产生不同的反应。巧克力的气味、口味告诉大脑,我们正在吃东西;情侣的体味和香味提醒大脑,我们正在身陷爱中。
       多巴胺带来的“激情”,会给人一种错觉,以为爱可以永久狂热。不幸的是,我们的身体无法一直承受这种像古柯碱的成分刺激,也就是说,一个人不可能永远处于心跳过速的颠峰状态。所以大脑只好取消这种念头,让那些化学成分在自己的控制下自然地新陈代谢。这样一个过程,通常会持续一年半到3年。随着多巴胺的减少和消失,激情也由此变为平静。
       现实生活中男女往往维持很长时间的关系的确令人惊讶。那么是哪种力量使差异极大的两性结合在一起抚养后代呢?生物学家认为,这是激素的力量。

 


药品特性

       多巴胺(dopamine)是NA的前体物质,是下丘脑和脑垂体腺中的一种关键神经递质,中枢神经系统中多巴胺的浓度受精神因素的影响,神经末梢的GnRH和多巴胺间存在着轴突联系并相互作用,以及多巴胺有抑制GnRH分泌的作用。
中脑的神经原物质多巴胺(Dopamine),则直接影响人们的情绪。从理论上来看,增加这种物质,就能让人兴奋,但是它会令人上瘾。多巴胺在前脑和基底神经节(Basal Ganglia)出现,基底神经节负责处理恐惧的情绪,但由于多巴胺的缘故,取代了恐惧的感觉,因此有很多人的上瘾行为,都是因多巴胺而起的。
       你有否想过,人为甚么会思想,会有感觉,会对一些事物热烈追求,这可能都只不过来自我们大脑内一些微小物质的化学作用而已。
阿尔维德—卡尔森等三人就是研究这种人皆有之的物质而获得诺贝尔奖,他们研究的化学物质名叫「多巴胺」(dopamine),能影响每一个人对事物的欢愉感受。
       人的脑中存在著数千亿个神经细胞,人所以能有七情六欲,控制四肢躯体灵活运动,都是由于脑部信息在它们之间传递无阻。然而,神经细胞与神经细胞之间存在间隙,就像两道山崖中的一道缝,讯息要跳过这道缝才能传递过去。
这些神经细胞上突出的小山崖名叫「突触」(synapse),当信息来到突触,它就会释放出能越过间隙的化学物质,把信息传递开去,这种化学物质名叫「神经递质」,多巴胺就是其中一种神经递质。
       多巴胺的作用是把亢奋和欢愉的信息传递,人们对一些事物「上瘾」主要是由于它。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彼得松在评论今届奖项时就说:「烟民,酒鬼和瘾君子统统与多巴胺数量有关,受多巴胺控制。」
       香烟中的尼古丁会令人上瘾,是由于尼古丁刺激神经元分泌多巴胺,使人感到快感。因此,一些戒烟研究,都以针对多巴胺来进行。甚至有学者提出,爱情的产生,也源于多巴胺的分泌带来了亢奋。
       男女第一次渴望对方的时候,性荷尔蒙会分泌出睾酮和雌激素,这种渴望持续下去,到了陷入爱情阶段,就会分泌多巴胺和血清胺 ,多巴胺是在爱情中最重要的物质,能让人一时处于疯狂的状态,会让你无法意识到对方的缺点,会挡住你的视线。到了下一阶段,男女会持续双方的关系,并希望得到更密切的结合,就会发展到sex或者是结婚,这时就会分泌催产素或者加压素。而这些激素大概就能维持两年时间,最多也就三四年。一般来说,如果男人和女人认识超过两年,内心就再也不分泌能感受爱情的荷尔蒙,爱情就会冷却。所以别太恨那个人,那个人只是忠心地按照自身的化学反应而采取行动而已。
       人的生理状态和精神状态无时无刻不处于体内各种激素的调控之下,激素们演绎着复杂冗长的剧情,呈现出人生百态,多巴胺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多巴胺(Dopamine)是下丘脑和脑垂体中的一种关键神经递质,能直接影响人的情绪,同时中枢神经系统中的多巴胺浓度又受精神因素的影响。这种神奇的物质可以使人感觉兴奋,传递开心激动的信息,激发人对异性的情感。其实,我们的大脑中有一个爱情中心,就是下丘脑,下丘脑分泌的多种神经递质,比如多巴胺,肾上腺素,就像丘比特之箭,当一对男女一见钟情时,这些恋爱兴奋剂就会源源不断的分泌出来,于是我们有了爱的感觉,享受爱的幸福,甜蜜甚至眩晕,陷入其中无法自拔,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是“多巴胺们”在发挥作用。
       人们总是贪恋美好的感觉,多巴胺带来的兴奋的确可以使人上瘾,如同吸烟,酗酒带来的快感一样。吸烟,酗酒甚至吸毒,也都可以刺激多巴胺的分泌,令人飘飘欲仙,难以戒掉。品尝巧克力的甜蜜,体验爱情的幸福,瘾君子腾云驾雾的满足感,都是几乎同样的机制在发挥作用。那么为什么巧克力不像毒品一样让人无法自拔呢?我们的大脑可以分辨出它们的不同,告诉我们这是哪一种感觉,从而调整机体的状态。一些有趣的研究结果显示,购物带给人的愉悦心情也与多巴胺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购物能够刺激大脑的主要区域,琳琅满目的商品和对购物收获的期待,都可以使多巴胺浓度上升,甚至超过了实际收获时的兴奋,于是即使是只逛不买,或者搜寻降价打折都会令人感觉很有乐趣。反而有可能当时买了一件觉得十分喜欢的衣服,拿回家却束之高阁,那是因为当购物完成之后,多巴胺的浓度会迅速下降,看到这件衣服的时候也不再有当时兴奋的感觉,所以很多女人的冲动购物,也许罪魁祸首正是捣乱的多巴胺。
       瑞典科学家Arvid Carlsson确定多巴胺为脑内信息传递者的角色使他赢得了2000年诺贝尔医学奖。
       爱情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多巴胺带来的“激情”会给人一种错觉,以为爱可以永久狂热。不幸的是,我们的身体无法一直承受这种刺激,也就是说,一个人不可能永远处于心跳过速的巅峰状态。多巴胺的强烈分泌,会使人的大脑产生疲倦感,所以大脑只好让那些化学成分自然新陈代谢,这样的过程可能很快,也可能持续到三四年的时间。随着多巴胺的减少和消失,激情也由此不再,后果或者爱情归于平淡,或者干脆分道扬镳。如此说来,爱情的保质期只有三四年而已,所谓的“七年之痒”大概应该改为“四年之痒”吧。不过爱情本身就是激情而又短暂的,这不是杯具,并不是所有人都因为多巴胺的减少而选择分手。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我们还有责任、亲情、誓言、承诺,坚守着爱情和婚姻的更多是这些因素,不是电光火石一样的激情。在生活的过程中,通过不断的经营,共同的进步,爱情还可以焕发出新的活力,这才是更广义的爱。借用一句严谨的表达,“当多巴胺风起云涌的时候,我们狂热地爱与被爱着,尽情享受爱的甜蜜;当多巴胺风平浪静的时候,我们坦然处之,仍然为爱奉献与努力,不离不弃。